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毗陵驿谭|感悟洪氏家族(图)
时间:2007-10-10 【来源:常州日报】

1945年5月,洪深在布拉格代表即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第一届世界和平大会上讲演 傅侃供图 


 
风雪授经堂 李洪涛摄
 
 
  一

  我想上帝造人总会有想法。人生下来就有了命,有了命就有了命运。命是父母所赐,那命运是谁赐予的呢?上帝写的是大文章,每个人的基因谱系只是这个家族里一个小小的段落,因为这不知所云的段落,人们便往往感觉了命运永远的神秘;也许把这些段落连成一气才可能领悟到上帝的意图。常州的名门望族很多。像常州洪氏一族,命运多蹇,流品不一,荣辱各异,倘若连成一气,或可警世。洪亮吉、洪彦先、洪述祖、洪深,区区三百年间,同样出于一脉相承的书香门第,同样是父精母血,怀胎十月,同样都是才气横溢、敢作敢为的七尺男儿,命运却是天壤之别!冥冥之中掌握命运的手究竟在哪里?光怪陆离的人世变迁,社会历史的因缘际会,个人秉性的影响制约,满处设置着的诱人机遇与不测机关,也许正是造成洪亮吉、洪彦先、洪述祖、洪深不同命运的原因。

  洪氏先世祖籍安徽歙县洪坑。传至三十七世洪璟,任山西大同知府。其子洪公寀入赘于常州赵氏,娶康熙四十八年状元赵熊绍之女为妻,洪氏方才定居常州。

  洪亮吉系洪公寀之孙,字君直,又字稚存,号北江,生于乾隆十一年(1746)。父亲洪翘早逝,洪母只能带着女儿靠纺织、女工来维持生计,供洪亮吉读书。洪亮吉曾作诗记载了当时的境况:“夜寒窗隙雨凄凄,长短灯檠焰欲迷;分半纺织分半读,与娘同听五更鸡。”乾隆四十一年,洪亮吉闻母病,急赶回家,至常州30里时闻母病故,洪亮吉五内俱焚,失足坠水。自此每遇忌日,洪亮吉终日不食,30年如一日。

  也许更能体现洪亮吉为人情操的是与黄仲则至死不渝的友情。黄仲则一生贞介自持,不染污俗,最后贫病潦倒,35岁时客死于山西运城。洪亮吉从西安借马疾驰四昼夜,暑日炎炎,风餐露宿,千里奔丧,并扶柩而归,撰挽联曰:“噩耗到三更,老母寡妻唯我托;炎天走千里,素车白马伴君归。”

  洪亮吉确是个于学无所不逮的文化巨匠。在经史、地理、音韵、诗文,包括人口问题等方面均有成就,且忠孝两全,义薄云天,为人耿直豪放,诚实守信,绝不阿谀奉迎。清代古文家恽敬曾说他:“每论当世大事,则目视,颈项皆赤,以气加人,人不能堪。”嘉庆三年,虽已翦除和珅,但国家弊政依然,洪亮吉冒死上疏《极言时政启》,写得正气凛然,被同僚称为“一疏人传批逆鳞”。他也因此而获罪,军机和刑部拟“以大不敬律,斩立决”,入奏嘉庆,在嘉庆旨意尚未下达时,大家都以为洪亮吉必死无疑。此时,洪亮吉同乡,内阁中书赵怀玉来狱中,诀之以酒,赵滴酒不能下咽,嗫嚅欲语而不忍说,洪亮吉问其原因,赵怀玉哽咽着说:“有旨……”,洪亮吉大声说:“有旨‘斩立决’吧,我早就知道了,你不要难过,我们像平常一样喝酒。”洪亮吉颜色不变,真可说是视死如归了。他从新疆流放回来以后,“以竹以山娱寂寞”,潜心著书,赈济灾民。经历了由显而隐,由闹而寂,由俗而静,绚烂之后又复归平淡。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传统的人文精神,他们的身份遭际可以一再改变,但他们的道德操守不会改变。这正像有的人即便如何身居高位,拥有权力,却怎么也不能掩盖住内心的卑贱一样。

  在洪亮吉之后,值得史笔一书的是洪亮吉的曾孙洪彦先。咸丰十年四月,太平军攻打常州城,洪彦先分守东门。洪彦先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押在这座城池上。太平军连发地雷攻城,“守陴者皆泣”,洪彦先颈项全赤,令全家人速死,其弟妻龚氏及弟承惠并妻等男女16人连袂赴水死。第二天,太平军从小南门入,洪彦先率众巷战,力竭不支,倒在一土墙边,显现了洪氏家族中一以贯之的刚烈之气。

  二

  洪述祖,字荫之,生于1855年,幼年失怙,洪亮吉之元孙。洪述祖乃名门之后,颇有才气,诗书画俱佳,好黄老之学,善星命。但察其一生,却与其祖洪亮吉、洪彦先大相径庭,是个奸媚之人,吮痈舐痔之徒,且五毒俱全,凶狠毒辣,人称“洪大胆”,“洪杀坯”。

  洪述祖生活的年代,正是“西力东渐”之时,末世景象,一片苍茫。鸦片战争以后,腐朽无能的清王朝已到了气息奄奄、末日临头的时候。

  洪述祖系幕宾出身,先后做过左宗棠及浙江巡抚于连元、两江总督刘坤一的幕宾。因常州洪赵两家世代联姻,洪述祖是赵凤昌的妻弟,故结识唐绍仪而又攀附了袁世凯。洪述祖是个奴才,他以奴貌作画皮而大售其奸。他知道,名门仅是个荫庇而已,一个人如果没有背景不可能平步青云。在中国这个社会,是背景,是各种光环,是社会角色赋于一个人重量。人格是抽象的,没有权势,没有金钱,没有成功做背景的人,他的人格也是没有重量的。为了能攀附上袁世凯这个高门,洪述祖不惜将自己的胞妹送入袁宅,因而深得袁世凯的欢心。是时,洪女年方十九,秀外慧中,善眉目传情,一张樱桃小口,能粲吐莲花,每出一语,无不令袁世凯捧腹解颐。洪述祖又为袁世凯献出了以南压北与以北压南的锦囊妙计。为此,袁世凯提升他担任内务部秘书及总统府顾问,并授予他三等嘉禾勋章。

  1913年初,袁世凯因为担心宋教仁的国民党内阁夺走他的实权,授意内阁总理赵秉钧和洪述祖密谋暗杀宋教仁。民国二年(1913)3月20日,洪述祖纠集上海帮会头目应桂馨、武士英在上海火车站用勃朗宁手枪刺杀宋教仁。案发后,朝野震动,举国哗然。袁世凯为杀人灭口,先后谋杀了武士英、应桂馨和赵秉钧,独洪述祖由袁世凯赠款逃离北京,并在美、德领事的庇护下,在青岛德租界买了座洋楼避难。1917年春,洪述祖到上海为日本人推销鸦片,终于在黄浦江边被宋教仁的长子宋振吕认出。宋振吕为父报仇已整整寻找了他四年,在痛揍一顿以后,被扭送到上海地方法院。

  洪述祖从上海被押至北京高等厅,判绞刑,于1919年4月15日执行。其时,砍头已被黎元洪禁止,北洋政府便从大不列颠帝国进口了一架洋绞机,于是洪述祖便成为中国第一个尝到绞刑滋味的人。

  据朱德裳《三十年闻见录》述,时高等检察厅狱官某与述祖善,闻判绞决,泣告述祖。述祖曰:“行刑何日乎?”狱官曰:“明晨。”述祖曰:“为我呼妾来,与之诀。”妾来而泣,述祖曰:“无庸!死生,命也。”援笔书一联云:“服官政祸及其身,自觉此心无愧怍;逢乱世生不如死,本来何处着尘埃。”复顾狱官曰:“本欲为君一评星命,今可矣。”狱官欷歔流涕,而述祖自若也。

  行刑时,由于刑官是第一次使用这洋绞机,洪述祖身体又过于肥胖,身体腾空以后,双脚不自主地往下用力,头颈竟支持不住身体的重量,以至颈断头落,身首分离,鲜血直喷,魂断九泉。据其堂妹洪三华说,洪死后由其妾徐氏抱置怀中于头颈间缝了五针。洪述祖在狱中时曾有遗命,嘱死后棺木不得逾百元,着僧服为殓,归葬于常州五奎桥祖坟,并嘱长子洪深不必弃学回国奔丧。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洪述祖生平手面阔绰,生活侈靡,动辄一掷千金,这许是他临终时的一点忏悔吧。

  三

  洪亮吉故居,在常州东狮子巷口。一幢白墙灰瓦、褚色大门、绿荫笼罩的院落被周围的水泥楼房团团围住。清嘉庆五年,亮吉自新疆赦归后,即在院内授经堂里潜心著作,督儿孙攻读,嘉庆十四年五月卒于宅。1894年12月31日,洪述祖之子,著名戏剧家洪深诞生于此,并在此度过了他的童年。

  洪深继承了洪氏家庭的遗风。快人快语,敢爱敢怒,能文嗜酒,敢作敢为,是个侠肝义胆的豪爽男儿,活脱脱一个现代版的洪亮吉。对于父亲涉案刺杀宋教仁,洪深自然难以原谅,但由此招来世俗小人的势利眼光,他又感觉到人情的残酷,他曾痛苦的说:“许多亲戚朋友,尤其是我父亲走运时前来亲近的,立刻都拿出了狰狞的面目。”洪氏家族由此星散,洪深也将国民党作为家族的仇人。有人将洪深的电影剧本《劫后桃花》作为其对父仇的一种曲折发泄。

  关于洪深,这里略记叙一桩小事,便可看出其言行确有先祖遗风。1930年2月,上海大光明电影院放映影星罗克主演的美国影片《不怕死》,这是一部辱华的滑稽片,洪深越看越气愤,以至中途退场。第二天他会同张曙、金焰、廖沫沙等再次来大光明,当影片出现丑化华人形象的镜头时,洪深愤怒地跳上去对该片痛加驳斥,号召观众退票,并引起诉讼。历经四个月洪深终于胜诉,美国派拉蒙公司被迫收回影片,保证此片不再放映。《时事新报》发表了主演罗克《敬向贵国人民表示十分歉意》。这一事件在戏剧史上传为佳话,洪深也因此获得了“黑旋风”的美称。

  洪氏家族,从洪亮吉算起,距今不到300年时间。在中国这个崇尚名望与地位的国度,几乎所有的文化人都深谙这样一个不二法门,要在文化上产生影响必须有名望有地位,于是每个人都在这个历史大舞台上进行表演。因此评价一个历史人物,务必要考察他所生活的历史环境,但无论是在怎样的一个环境里,他的行为举止都应该经得起普世道德的检验,尤其是后人的苛求。

  文人的道德操守,用古人的话说就是“士节”,是读书人应该具有的节操与尊严,是知识分子的灵魂。朱自清曾经说:“在专制时代的种种条件之下,士人的立身处世就有了‘节’这个标准,在朝的要做忠臣,这种忠臣表现在冒犯君主尊严的直谏上,有时因此而牺牲生命。”洪亮吉的冒死直谏,以及他在狱中的口占一绝:“丈夫自信头颅好,愿为朝廷吃一刀”,他的忠孝、才学,以及对朋友的情义,都赢得了普世的景仰和赞誉,成为人生的境界和典范。相形之下,没有“士节”的文人是极其卑琐的,洪述祖便是如此。客观地说,洪述祖生活的年代,是“士节”全面低落的时期,清代末期世风一片浑浑噩噩,士风的颓靡也暴露无遗,这在常州人李伯元所著小说《官场现形记》中有深刻而生动的描写。人性中本来就潜藏着善心,也隐含着兽心,关键是社会环境给人提供一种什么样的可能性,天生的善心,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在私欲膨胀的时候,会很快被天生的兽性所战胜。专制是最容易调动残暴兽性的刺激因子,而欲望又是个极其特殊的物质,它能够使人丧失良知。洪述祖生活在遍布着阴谋诡计、勾心斗角的政治漩涡里,生活在心术邪行的趋利者中间,庙堂辉煌的诱惑,使洪述祖内抗乏力,他人性中最卑劣、最邪恶的欲望被充分调动起来。尤其是在袁世凯专横跋扈、不可一世的时候,洪述祖攫取名利的贪欲越来越强烈,他为魔咒所左右而难以自拔,以至在刺杀宋教仁,逃亡到青岛以后,据德国传教士卫礼贤记载,洪述祖整天“被愤怒折磨着”,他“干燥的舌头不断舔着干裂的嘴唇,徒劳无益地想使他们湿润些”。

  历史是公正的。一个人走完了一生,就进入了历史。历史从来就是由是与非、善与恶、美与丑、忠与奸交织而成的。历史公正地铭记着一切,任何人都不能控制自己烙印在历史上的形象。此刻,我想起了康德的墓志铭:“有两样东西,对它们的凝视愈深沉,它们在我心里唤起的敬畏与赞叹就愈强烈,它就是:头顶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谈 雄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游客] 2007-10-12 13:13
第1楼
“而欲望又是个极其特殊的物质,它能够使人丧失良知。洪述祖生活在遍布着阴谋诡计、勾心斗角的政治漩涡里,生活在心术邪行的趋利者中间......”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中的张忠良就是个例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