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新年头上走亲眷
时间:2013-02-19 【来源:常州日报 秦永培】

 

  春节作为我国最为古老隆重的传统节日,无疑会给人们带来无限的快乐。以往过年就是合家团聚,走亲访友,而现在新的生活方式已经悄然地改变了我们过年习惯,包括新年头上走亲眷吃昼饭的习惯也已逐渐淡出了,一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种吃了东家到西家,不过正月半不“收场”的情况。现在时尚的是有更多甚者利用过年放假携全家出游,享受美丽风光的比比皆是。当然也不排除有一部分“懒惰”型的,趁春节放假释放一下。不图吃、不贪玩,什么地方也不去就是呆在家里歇歇的也大有人在。尤其还有现在的小孩带他们走走亲戚也是不情不愿,宁可在家上网玩电脑打游戏,那是奢侈生活的今天。那么我们小时候新年头上走亲眷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和情景呢?

  记得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包括七十年代新年头上,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一项最主要的“议程”就是走亲眷吃昼饭。从年初二(按老法年初一是不出门的)开始,说白了那个时候新年头上走亲眷就是为了吃。尽管那个时候过年还远远不如现在的平时那么奢侈,但是过年了年菜还是会置办一点的。如生产队集体养的猪、养的鱼过年了会宰杀、捕捉,按劳力分配给家家户户(不付现钱,生产队记账,分红中扣除)。自家养的过年雄鸡舍不得吃留着招待亲眷。由于那个时候条件有限,一般就是一碗扣肉、一碗扣鸡,看似一碗肉、一碗鸡,其实碗底下“藏”的不是莳菇荸荠就是萝卜之类的垫头,而且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千篇一律的。

  那个时候新年头上走亲眷,舅家是“首站”,说是外甥上门拜年。其次是阿姨家、八八(姑姑)家。说句不怕丢人笑话的话,那个时候反正为了吃,只要认为好走的亲眷,一家也不会“放过”的。

  我还记得小时候有一年新年头上到娘舅家吃昼饭,席间娘舅喔稀奇的把一块肉夹到我碗里(其实一上桌我就瞄准了肉碗,早已垂涎三尺了),由于饭盛得满,一块肉还未来得及饱尝口福,筷子一拨弄不小心掉到台底下。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已被早蹲在台底下馋食的大黄狗逮个正着,三下五去二吞进了狗肚。这个时候我是多么希望娘舅再重新拣一块肉给我补上,但是等到散席也未能如愿。我是多么懊恼啊!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由于肉有限,我哪能埋怨娘舅呢?     季全保 画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