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青果巷里的“进士坊”
时间:2013-06-05 【来源:常州日报 周逸敏】

 

  1908年41岁的董康推开窗户,眼望着京城灰色的天空,心中一阵激动:这一天,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宪法性文件《钦定宪法大纲》颁布了,而这部文件正是他执笔的。他想,也许从此上下五千年中国的天空将抹上法治的亮色。而这一刻故乡青果巷的那座祠堂又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董康心中的那座祠堂,规模不小,两进五楹,一直延伸到老运河边,还有一个小花园,但并不奢华,在深深的青果巷里散发着光辉。与众不同的是董氏族人进士出身入仕为官者众多,董氏后人特意为这些取得功名者建造了纪念性建筑进士坊。在这座进士坊上镌刻着到光绪二十九年为止董氏22位进士获得者的名字。

  青果巷董氏就是“武进前街董氏”。他们一个最大的特点是“学而优则仕”,经商致富之后,改换门庭,子孙读书,在仕宦、文学两个领域齐头并进。

  他们在求仕途中,十分刻苦,不少故事非常感人。第九世的董绍,从小就勤奋读书,常常读到深夜,甚至通宵达旦。他父亲怕他用功过度影响身体,十分心疼,强令他睡觉。他却把蜡烛偷偷藏在甓中,不让父亲看见,等到夜深人静,父亲入睡后,他马上起来挑灯夜读。董绍在明正德年间中举后,却“三试礼闱不第”,直到10年后才中进士,当上了江西新昌县知县。在董氏后人中,还有不少“神童”。第十八世的董思駉7岁就能吟诗,他曾经当场就吟出三字韵的诗:“春光融,燕燕语。桃花风,梨花雨。”董思駉小小年纪就文名大噪,许多名人官宦争相邀他做客。但他却受困科举20多年,直到乾隆年间才登进士第,当上了户部主事,到嘉庆年间当了广西浔州知府。他十分高兴,对别人说,我小时候读《汉书·循吏传》,常常倾慕那些优秀官员的领导艺术,现在我也可以向他们学习来实践了。

  在董氏后人中又有不少人虽然成就了功名,但并不属意做官,却愿意当一个风流倜傥的文人。同样是十八世的董潮少年时家境贫寒,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他在浙江参加乡试中了举人。7年后董潮终于中了进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本来大好前程就此在他面前展开,但他却请假回乡了。

  他回到常州干什么呢?原来他受聘参与修纂武进、阳湖两县的志书。董潮大名在外,许多人都渴望与他结为文友。著作《随园诗话》的袁枚,在书中写了一个故事,他的朋友拿着一本诗集到他家中告诉他,“得一诗人也!”正好另外一个朋友在山中游历,于是三人碰头研讨这本董潮所作的诗集。其中《京口渡江》写道:“轻帆如叶下吴头,晚景苍茫动客愁。云净芜城山过雨,江空瓜步雁横秋。铃音几处烟中寺,灯影谁家水上楼。最是二分明月好,玉箫声里宿扬州。”三人非常钦佩,袁枚更是发现董潮与自己同科进士,十分想结识他。袁枚与他的两位文友蒋士铨和陶元藻,相互倾慕,都是隔了十多年后才欣然握手的。他想来日方长,肯定能与董潮见面结为好友的。没想到董潮回乡两部志书尚未编成,在36岁那年就英年早逝了。噩耗传来,袁枚十分伤心,“我和董潮始终未见面,他未必知道冥冥中有此一知己也,呜呼!”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