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一封家书的悲情续篇
时间:2013-06-18 【来源:常州日报 虞建安】

 1918年夏张太雷与陆静华合影

 张太雷长女西屏(中)、次女西蕾(右)、子一阳(左)合影

  为了“可以享真正的幸福”

  张太雷是伟人。他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共青团的创始人之一,中共早期重要领导人之一,也是国际共运的杰出战士。张太雷1898年6月17日生于常州西门西仓街外祖父家。1915年8月,张太雷考取北京大学法科预科,离开家乡外出艰难求学,那年他17岁。1915年12月,他转考天津北洋大学法科预备班,1916年1月进入北洋大学学习。张太雷1919年在五四运动中崭露头角,是天津地区的积极分子,与周恩来等接触密切。他与陈独秀、李大钊等交往,参加了李大钊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是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成员,创建了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

  1918年夏天,学校放暑假。张太雷回常州,在子和里3号与陆静华结婚,他们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中。此后每逢假期,张太雷便回常州操持家务,教陆静华识字学文化。陆静华经过自学,从粗通文字到能写信读报、读古典文学作品,还学会了刺绣和缝纫。1920年春,他们的大女儿降临人间,这个家温馨着呢。不用说,有这么一个贤惠的妻子在家侍母育儿,张太雷在外从事革命活动,尽管牵挂着古运河畔的家,但他始终放着心。

  1920年6月15日,北洋大学校长冯熙远为张太雷签发了毕业证书。张太雷未领取,毕业证书至今保存在天津大学档案馆。这表明了张太雷义无反顾地走革命道路的决心。1921年1月,张太雷第一次受命秘密出国,前往苏俄伊尔库茨克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工作,成为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第一个红色外交使者,登上共产国际大舞台。张太雷途中给妻子陆静华写了一封真挚感人的信,把他的思念之情、他的抱负、他的期待,倾吐在尺牍之中。他写道:“我立志要到外国去求一点高深学问,谋自己独立的生活。”“不要依靠他人,这样就用不着恐惧失去饭碗。”“我决计外国去游学”,将来你们“也可以享真正的幸福”。张太雷曲折地吐露了他的心声:他要为祖国,也包括自己家庭未来的幸福去斗争。张太雷为谋永远的幸福,斗争在革命的最前线。他牺牲在1927年12月广州起义中,成为倒在战场上的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年仅29岁。

  陆静华按照张太雷的吩咐努力去做了,默默地挑起了侍奉婆母和教养子女的重担,引导子女走上了父亲所走的革命道路。

  码头一别母子成永诀

  张太雷的儿子张一阳,1923年12月23日出生在子和里。那天正好是冬至,张太雷用《易经》中“冬至一阳生”为其取名一阳,寄托着“冬天既然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革命信念。一阳,字燧棠,家里人称他棠棠,姐姐们叫他棠弟。张一阳对父亲几乎没有清晰的印象,他只从母亲的讲述中了解到了父亲的生活片断及其品格。由于家庭的困难,张一阳从小就和姐姐做些糊火柴盒之类的手工劳动,贴补家用。初中毕业后,不满14岁的张一阳偷偷跑到协丰油厂当学徒,苦活脏活都干,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大运河水也未能洗干净。陆静华很是心疼,不准他去干了。张一阳瞪大眼睛,认真地说:“我长大了,要养活你。”

  抗日战争爆发后,张太雷的二女儿张西蕾奔赴皖南参加了新四军,见到了周恩来。周恩来十分关心他们家的情况,当面交待陈毅立即派人到常州把他们全家接来皖南,然后送往延安。陈毅派军需处主任吴师孟到常州找到了陆静华,但陆静华因婆母瘫痪在床无法离开。吴师孟看着此情此景,一时无法作答,只能回皖南向组织上汇报。吴师孟常州此行,却成就了另一桩事。张一阳与萃昌豆行的张建林是老相识,便介绍吴师孟认识了张建林。一来二往,从认识到相知,吴师孟利用张建林在萃昌豆行工作的便利,设立了交通站,新四军同志秘密路过常州有了落脚点。后来,组织上给陆静华的生活费,有几次也是经张建林转交的。

  陆静华无法去皖南,但不满16岁的张一阳下决心要跟吴师孟走。吴师孟劝说无用,只好答应。那天早晨,张一阳不曾回家向祖母和母亲告别,直接从协丰油厂跑到码头上了船。陆静华闻讯赶到码头,船刚离岸。她将一只包裹扔给张一阳,大声喊着:“当心身体,听二姐的话……”张一阳使劲点着头,抱着包裹,面对码头磕头。船开远了,陆静华仍然伫立码头,不忍离去,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想,今日一别,何时才能再见到心爱的儿子?

  张一阳到皖南新四军军部后,去新四军教导总队第四队学习,过着紧张而愉快的生活。清晨,参加早操;白天,听课或军训;夜晚,在菜油灯下聚精会神地整理笔记,抄写学习参考材料。张一阳性格内向,沉默寡言,严格要求自己。大家知道他是张太雷的儿子,有人问他:你是先烈后代,为什么也跑来了?张一阳不假思索地说,教导队的学习,使我得到锻炼,懂得不少革命道理。为防止敌人突然袭击,部队在晚上加派岗哨,干部轮流查哨。队领导因张一阳年幼体弱,不派他去查哨。经张一阳再三要求,队领导只得批准他和其他同志一起查哨。每次查哨,张一阳总是很高兴,好像又学会了一项本领。在组织的关怀和同志们的帮助下,张一阳进步很快,当年就加入了共产党。

  张一阳在教导总队学习期满后,组织上要把他分配到新四军政治部宣传部工作,但他坚决要求到前线去锻炼。后来,张一阳被分配到二支队教导队一个连队当政治干事。1940年底,新四军军部及所属部队陆续撤离皖南。本来组织上安排张一阳先行撤离,但张一阳不肯,他赶了几十里山路,到新四军军部找到二姐张西蕾。他说,我已经长大了,是一名共产党员,不能因为是张太雷的儿子就特殊化,我要跟部队一起行动。张西蕾给了张一阳一床被子,再三嘱咐,姐弟俩就此告别。

  集中营里拒签“悔过书”

  1941年1月,国民党制造了“千古奇冤”的皖南事变。张一阳所在部队担任掩护新四军军部机关突围的任务,在激战中,大部分指战员光荣牺牲,一部分被俘。张一阳也被俘了,被关押到上饶集中营。在上饶集中营里,难友们不断鼓励张一阳,坚定革命意志,不要暴露和承认自己是张太雷的儿子。他每次都回答说,请你们放心,请你们相信我!

  在集中营非人生活的折磨下,本来就瘦弱的张一阳,染上了回归热病,高烧不退。当敌人终于得知他是张太雷的儿子时,便一手拿着治疗回归热病的“606”针剂,一手拿着“悔过书”,对张一阳进行诱降,说:只要在“悔过书”上签个名,就给你打针,送医院治疗。处在高烧中的张一阳,躺在地铺上,根本不予理睬,轻蔑地背对着敌人,坚守宁死不屈的革命气节。恼羞成怒的敌人不给他水喝,更不给治病,把他和徐一非等得病的难友关到一个柴间里,就像扔到太平间一样。张一阳身体最弱,病情日趋严重。他自知即将离开人世,掏出了二姐张西蕾送给他的已没有笔杆的新华牌钢笔尖,咬下手上的两片指甲,断断续续地对徐一非说,将来你若能出去,这两件东西交给我二姐,留作纪念,为我报仇。张一阳牺牲前一直高烧不退,昏迷中还不忘奋勇杀敌,他高喊着:“同志们跟我冲啊!杀呀!消灭敌人呀……”张一阳年轻的躯体在疾病的折磨和特务的虐待下由高热而渐渐地冷却了……

  张一阳带着红色信仰和纯洁的灵魂,去会合他的父亲张太雷,“爹爹,我来了!”张一阳和张太雷一样,遗体是谁葬的,何时葬的,葬在哪里,至今仍是个谜。张一阳是哪月哪日牺牲的,也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只知道是1941年秋,还不满18岁。张太雷、张一阳以热血沃出民族自由之花。

  

  2000年4月1日晚我到了江西上饶,第二天就去南郊寻访集中营旧址,凭吊集中营烈士陵园,参观集中营烈士纪念馆。再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所以那天去参观的人很多,特别是戴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们。

  上饶集中营是皖南事变后,国民党为关押被俘的新四军指战员而设立的法西斯式的人间地狱。四周架设铁丝网,岗哨林立,在周围30里以内设置警戒圈,戒备森严。有近200位新四军指战员牺牲在集中营。

  现在上饶集中营旧址只有茅家岭一处了。解放后,人民政府在茅家岭建立烈士陵园,修建烈士墓、纪念碑、纪念馆。纪念碑正面刻有周恩来题写的“革命烈士们永垂不朽”鎏金大字,气势雄伟。纪念馆坐东朝西,通体白色,呈长方形,庄严厚重,馆名由曾经被囚在上饶集中营的新四军老战士赖少其题写。纪念馆设四个展室,张一阳的事迹陈展在第四部分早期殉难者,虽高度浓缩,却令人肃然起敬。正是“上饶集中营,拘留尽群英”。“多少英雄汉,就地遭非刑,青山埋白骨,绿水吊忠魂”。

  少先队员们在烈士纪念碑前虔诚地宣誓:时刻准备着……他们是祖国的未来,祖国的希望。张太雷外出艰难求学时,张一阳投身革命时比这些少先队员们大不了多少,然而为了谋永远的幸福,张太雷、张一阳把一切都献给了革命,献给了为之奋斗的事业。

  张太雷留下了一封袒露真情的家书,张一阳谱写了一段生命悲情的续篇。张太雷不朽!张一阳不朽!        作者供图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