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时代歌者贺敬之
时间:2013-07-22 【来源:常州日报 李业文】

 

 

  贺敬之,是著名诗人,不仅传统诗词出口成章,新诗歌词更是脍炙人口,影响极大;是散文家,其杂感随笔,辛辣有味,娓娓道来,却振聋发聩,尽显铮铮风骨;他还是书法家,一手行书俊秀峭拔,风格独具,书、论双修,名满天下。

  1950年,阳春三月,常州专区文工团在西门米市河公信商场内,一座用油毛毡、芦扉和毛竹搭建的中国大戏院里为群众演出。在歌曲《解放区的天》、《你是灯塔》、《赤叶河》后,歌剧《白毛女》上台,“人家闺女有花戴,你爹钱少不能买。扯上二尺红头绳,给我喜儿扎起来……”那清新悦耳、活泼纯情的场景,把观众的情绪,一下子拉到了高潮。刚满10岁的我,也懵懵懂懂地跟着大人们竖起小拳头,在“打倒恶霸地主黄世仁!”的口号中走出剧场。未几,《白毛女》拍成电影,又被改编为芭蕾舞剧,只要有机会,我都会去看。《白毛女》像一颗萌芽,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

  上世纪60年代中叶,我调入郊区农中任教。在“文革”那个特殊的年代,语文课停了,变成了毛主席语录朗读背诵课。正常的教学难以为继,别出心裁的我,却做了一回语文课改革的梦。我把王震带领三五九旅,向荒无人烟的南泥湾进军、露宿荒坡、挖土为灶、野菜充饥、开荒生产的事迹编成故事演讲。同时,鼓励学生一起参与,并请教英语的刘浩兴老师带上二胡,把《白毛女》、《南泥湾》、《翻身道情》等乐曲,以独唱、相声、二重唱的形式,搬进课堂,大家仿佛又回到了那艰苦的峥嵘岁月。

  1991年,民盟市委把“尊师重教”纳入工作日程,组织盟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去市公安局监管支队,对在押和改造中的青年,开展一对一的帮教活动。民盟艺术团也在元宵节前夕,前往看守所演出。对民歌、红色歌曲钟情的周源主委和我,特意安排了《白毛女》(独唱)、《南泥湾》(男女二重唱)和《绣金匾》(小合唱)等节目。女高音孙支前、张大琦,男中音张杏昌的歌声,走进了“团圆节”未能与家人团聚的青年心里,在热烈的掌声中,也夹杂着一阵阵触景生情的抽泣声。演出后,我们将民主党派走进监狱、参与青少年思想教育的工作实践,总结后向上级汇报,得到了民盟中央和公安部的肯定和表彰。

  又一年,我和收藏家杨金方,赴京拜访于光远、贺敬之、张志民等文化名人。在去东城吴祖光家后,再往西郊三里河贺敬之家赶,不巧碰上了堵车。贺临时外出,让夫人柯岩接待。柯岩也是著名诗人及儿童文学家。我们和柯交谈的时候,赞赏贺老激情洋溢、脍炙人口的长诗《回延安》,又称颂柯岩风靡全国的抒情诗《周总理,你在哪里》。“哪里,哪里。过奖了。”柯连连摆手,“可别这么说。”转眼间,快20年了,柯岩两年前也去世了。如今重温旧事,感慨良多。当年的她,从我们跨进门槛,走入客厅、书斋,直到辞行,始终是那样简言、谦和、坦诚。我们交谈甚欢,谈着,说着,竟几乎误了回程航班。登机后,才发觉贺老写给金方的字幅,还落在贺家的窗台上。

  1999年新年之际,我突然接到贺卡,“高山流水有知音。李业文同志补壁 贺敬之”。原来,农历年底的时候,市政协和市委统战部在亚细亚影城,举办一年一度的各界人士新春茶话会,那天,常州歌舞团表演《白毛女》芭蕾舞。当场,大家热泪盈眶,我的眼圈也红了。我将这壮观的场面,写信说给了贺老。这幅题字,就是贺老对大家的这份感情心领的回应。

  如今,贺敬之先生虚岁已经90了。但贺老的《白毛女》、《南泥湾》却依然青春依然、魅力无穷,继续感染着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愿贺老健康长寿,与青春的歌声齐步并行。虞岭/翻拍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