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钱遴甫与常州未园
时间:2013-07-29 【来源:常州日报 陈知义】

  未园小景 李牧 摄

  除了近园,常州保存最为完好的古典园林,就要数未园了。与建于清初的近园比,未园的历史虽短,面积也略小,但不仅同样具有中国古典园林的韵味,更有其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因为常州的古典园林大都是文人园,而唯独未园是商人园——由木行老板钱遴甫(1879-1940)所建。

  木材,自古以来就是国计民生的重要物资。作为“中吴要辅”、“八邑名都”的常州,早在乾隆初年就有木业的存在。到清代中叶的嘉庆年间已经大盛,有司帖官牙(持有官家文书允许开业)者就有56户。这在《常州木材志》上有确切的资料为证。近代以来,豆、木、钱、典四业兴起,成为全市的支柱产业,而木业又一度成为四业之冠,自清嘉庆开始的一百多年中,常州始终成为苏南的木业集散中心,远远超过无锡、苏州而独步江南。到解放前夕,常州共有木行101家。

  常州木业的发展兴旺,首先得益于水质优越,因为常州段运河的水源来自长江,夹带泥沙的黄水流至洛社附近的五牧才因融入太湖水而变清。这种含沙而混黄的水,特别有利于木材的养护,能使木材保有其黄亮的皮色。而苏州、无锡两地乃至太湖清水,木材浸泡其中,不但皮色黯黑,日久还会生出青泥苔。

  民国三十五年(1946)9月26日的《武进新闻》曾载有一则通讯,标题就是“得天独厚的常州木业”,文章写得生动有趣:“沿着河塘,那紧密而连续不断地排列着、静静地躺在河的边缘,那是木排,靠着它,支持了常州木业的繁荣……从西门的大王庙附近起,一直蜿蜒着,差不多要抵到奔牛,这许多一根根的木头,远远看去,就仿佛是一条神龙,不见头也不见尾。这些木头,大部分是江西运来的……目的地可算是常州,因为常州是江南一带木业的云集地,从无锡、苏州、昆山以至上海,这些地方的木行商人,都要赶到常州来。常州的水也许还留着一点江水的质地,木头在河中浸半年,拿起来还是既黄且亮。无锡、苏州以下可不行了,浸两三个月马上就满长着青泥苔来。常州的木业,简直可说是得天独厚。”

  在常州众多的木行中,与未园有关的就是钱祥丰木行。光绪中叶,武进望族钱佐廷起先在连江桥开设了一家门售小木行,经营了十几年以后,积累了经验也积累了资本,于是迁至北门外天皇堂弄购置房舍,专营批发,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他的第三个儿子叫钱遴甫,起先襄助经营,后来子承父业,更把木行经营得风生水起。喝水不忘掘井人,钱遴甫发达以后,十分感念作为木行创始人的父亲。于是,他在天皇堂弄自购的宅基地上兴建了一组后来叫光裕堂的祖堂,专门用来供奉祖先神主。祖堂在中间,南面为“大仙堂”,北面则是“财神堂”。

  负责营建祖堂的是他手下的一位门客许秉煜,此人不但办事干练,而且知识广博,所以有“万宝全书缺只角”的外号。祖堂既成,主人欣喜,许秉煜便提一建议:东侧尚有一方空地,只长着几棵树,何不造一花园以供闲暇时优游?钱遴甫同意之后,仍旧委托许秉煜负责经办。自民国九年(1920)开始,历时3年,方始告一段落,“自谦为未成园”,故名未园。园主人之孙钱听涛先生曾在《龙城春秋》1991年第四期上发表一篇《也谈未园》的文章,对此有具体的说明。

  以我之见,称名未园,既是自谦,也是实情。因事先未及充分谋划,园林的亭台堂榭等等既要讲究协调配套,又须因地制宜自出新意,决不像造房子那样简单。许秉煜毕竟缺乏造园经验,所以在建造期间,新问题不断出现,规模也逐步扩大,支出则越来越费。钱氏还称不上巨富,岂能挥金如土?这样,历经3年,耗资十万余两白银,花园已初具规模之后,便只能及早收束了事。你不妨看现存的未园,这座长方型的园子,中间是主体建筑四宜厅。四宜厅之南,称得上精美绝伦,比之中国的任何古典园林都毫不逊色。其亭榭廊桥,花木湖石,既紧凑精当,又风雅有致。放眼处处是画,触目皆可入诗。四宜厅之北则不然,散漫空疏,了无章法,仅一滴翠轩点缀其中,其形置又不过如一缩小了的四宜厅。其余大片隙地则未加充分利用,仅几株大树一片绿草而已,与园南的精美相较,确只能给人草草了事、尚未成园之感。

  再说旧时木业的兴衰,其关键因素还是时局的安定与否。1928年,钱祥丰木行投入大量资金,在江西遂川衙前购存了大批木材,正待发运常州。紧靠井冈山的遂川,共产党恰于此时宣告该县工农兵政府的成立,国民党则派重兵“围剿”井冈山地区长达一个多月之久。木行经办人员纷纷避战逃亡,所购木材损失殆尽。钱祥丰木行为此大亏特亏了30万两白银,从此元气大伤。1932年“一·二八”凇沪抗战,常州木业又大受影响。赊账难收,钱庄逼债,钱氏木行勉强支撑了几年之后,终于在1936年宣告破产,辛苦营建的未园,连同前面五进五开间住宅也只得一并拍卖抵债。

  所幸历尽沧桑的未园,如今完好地保存在市少年宫范围内,现属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