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槛外诗词》成绝唱
时间:2013-08-23 【来源:常州日报】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再次读到初唐诗人王勃的诗句时,不禁让我怀念起钱璱之先生。钱先生生前赠送我一本他的诗词集《槛外诗词》,取名“槛外”,除先生自谦之外,也有取王诗之反义之义,人生苦短,艺术流长,他希望自己的诗词“虽不敢比长江大河,却差近于小溪浅沼”。

  我的思绪回到多年前第一次见到钱先生时的情景。那时我正在做博士学位论文,论文选题为研究清代常州诗歌,因为清代常州文化的繁盛,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特殊文化现象,而诗歌尚且没有人做过系统的研究,很有研究的空间和价值。在准备的过程中,我有一些疑虑及问题,迫切想找个人请教探讨,我想到钱璱之先生,他对古典诗词及常州文化的研究深有造诣,之前我也看过他的几篇论文。于是我怀着惴惴之心,敲开了他当时在北郊中学教工宿舍的家门。钱先生是常州文化界颇有声望的前辈,是民国江南硕儒、诗人、书法家钱名山长孙,诗人、书法家钱小山长子,于我有高山仰止的感觉。但是我的紧张在走进先生家门的那一刻,便烟消云散了。钱先生宽厚和善,他夫人蒋老师热情亲切。居室非常简朴,家具都很老旧,却干净整洁。满满一书橱的古今书籍,使简陋的客厅弥漫了文化的气息。钱先生对我的博士论文选题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同时也解开了我的一些疑问,让我有茅塞顿开之感。

  之后,我便常去钱先生家登门请教,有时我俩对某一个问题的观点并不一致,先生也不固执己见,而是认真听我阐述后给予中肯的评价,表现出一个长者的宽厚与通达。如他之前认为清代常州诗歌并不能成派,而我研究后发现,清代常州有诗人群体、有诗人间的交流与传承,有相近的诗学理论,还有诗论著作等,完全具备形成一个流派的条件。他听后也表示认同,当他看过我的论文后,对“毗陵诗派”这一提法,就深表赞同了。

  钱先生为人随和,但对待学问却十分认真严苛。我的书稿《清代毗陵诗派研究》完稿后,希望钱先生帮我看看,并提些修改意见。一个多月后,钱先生将书稿返回给我,打开一看,我简直震惊了,没有想到他老人家看得这么认真仔细,几乎每一页都有改动,从史料引用到个别用词,甚至标点符号,看着他的朱笔字迹,我既感动,又觉得很是过意不去,近30万字的书稿,花费了先生多少宝贵的时间及精力啊!直到现在,他修改过后的书稿我还保留着,每每打开总会让我唏嘘不已。

  过了一段时间,又一件让我又意外又感动的事发生了。一天一个朋友打来电话问我要书,说看到常州日报刊登了钱璱之先生为我的论著《清代毗陵诗派研究》写的书评。我很意外,连忙找来报纸阅读,并打电话给先生表示感谢,先生也只是淡淡地说不用谢,第二天我还收到了他邮寄给我的刊登书评的那张报纸。这更加体现一个长者对后学的关爱与鼓励。

  后来在我撰写论著《黄仲则评传》的过程中,又多次与钱先生交流黄仲则的诗词,书稿完成后,先生亦认真阅读并修改,书籍出版后不久,我惊喜地收到先生的一幅墨宝,清俊飘逸的行书写就,内容为“浣溪沙·题玲妹诗友新著《黄仲则评传》:忧患潜从物外看,杜鹃化后有声传。赏音析艺越长年。且喜岭梅开故土,原知锺子在家山。新编评传汇真诠。”先生是以一首小词代书评,他将我视作黄仲则的知音,他又何尝不是呢?

  钱先生为人处世十分宽容淡泊,与世无争,随遇而安,心胸宽广。一次他曾和我说起他新近创作的歌谣,我至今都记得:“钱多不如寿长,寿长不如健康,健康还要快乐,快乐在于心广。心广不须体胖,何妨闲里偷忙。名利都应忘却,长记安全无恙。”先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清贫自守,却乐在其中,他宽厚待人,恬淡达观,对于前来拜访求教者,不论是政府要员还是退休老人,名家学者还是晚辈后学,一律一杯清茶,热诚相待。这让我想起了魏晋时期的两位名家,一位是“竹林七贤”之一阮咸的儿子阮瞻,字千里。阮千里善弹琴,无论什么人前来就教,或者听琴,他都不会拒绝,演奏起来,便神情冲和,旁若无人。还有一位是同时期的戴逵,字安道,也是著名琴家,但是想听他的琴,是要看他的好恶的,一权贵前来听琴,甚至遭到“破琴”的严厉拒绝。苏轼认为,“安道之介,不如千里之达”。中国的知识分子也表现出耿介与达观两种性格,耿介是不同流俗,清高孤傲,达观则心胸开阔,恬淡通达,这两种都是文人所崇尚的境界,钱先生则显然属于豁达一类,一如“千里之达”,如闲云野鹤,明澈超脱,淡如秋水。

  如今,钱璱之先生已离我们远去了,可他对我们后学的指导与鼓励,他宽厚人格对晚辈的影响,会长留我们心间。以后有时间的话,我想做一些钱名山的研究,以寄托对先生的哀思。

   (河海大学常州校区教授 纪玲妹)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