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赵起与常州约园
时间:2013-08-26 【来源:常州日报】

  在常州的古典园林中,保存基本完好,仍能大体领略那旧时风雅的,就只有近园和未园了。基本被毁之后,现据其旧迹,尚能大体想见其昔日风姿的,则是位于市第二人民医院内的约园。曲池之水可揽湖光,丈高堆石可赏秀峰。清池、曲桥、亭榭、树木,合理的组合,构成一个个优美的景点。

  约园之美,首先是因为满目秀水。水占着全园面积的大半,园林的大部分建筑也都临水而设。这里早先地势低洼,明代时曾为官府的养鹿场。清乾隆初年,成为中丞谢氏的别业,因“原鹿苑隙地居多,中有积水成塘”,就势疏浚,遂始成园,人称谢园。道光年间,转让给了举人赵起。

  赵起(1794-1860)字于冈,常州人,赵翼之孙。赵翼(1727-1814),乃清代大诗人、史学家,三十五岁以一甲三名及第,“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即是他的名句。但与旧时大多数有抱负的知识分子一样,赵翼虽有“经世之略,未尽其用”,于是便以养亲为名,决定结束近二十年的仕宦生涯。当他于乾隆三十七年(1772)春天回到家乡之后,四十七岁的赵翼有感于母亲已是七十六岁高龄,身体又大不如前,便遣人赴部具呈,乞暂留养。这年秋天,他在阳湖之滨买下三十亩废地,结茅建房,并于是年开始《陔于丛考》等书的写作。“眼前何物非新景?”乡野风情,平民生活,养亲尽孝,著述自娱。“古来空说田园味,不到田园味岂真?”在他的这些诗句中,一种自得之情溢于言表。

  作为其孙的赵起,对祖父赵翼从来就十分仰慕。当他在道光二十年(1840)得中举人时,已经四十六岁,母亲也年事已高,于是便无心于仕进,只向往过祖父当年那样闲云野鹤般的生活。这样,他在1845年买下了占地十九亩多的谢园,亲自策划,悉心整治。又为了“葺而新以奉母”之寿辰,只用了一年时间便告竣工。这在他的《高阳台》词序中有记:“丙午(1846)冬,为老母八十寿,约园稍事修筑,经岁始成,蔚然可观。”既能事亲,又可自娱,这是他多年来的梦想。虽非乡村野居,也算城市山林,所以他要努力打造成一座名园。园中佳处他无不题名:梅坞风情、海棠春榭、小亭玩月、城角风帆……共得二十四景,并为每景题词一首。奇峰秀石,也各有美名:灵岩、绉碧、玉芙蓉、独秀峰、昆山片云、飞来一角……共得十二峰。这样,约园的“约略成园”之意,虽不无自谦,但更多的恐怕还是自得。当赵起成为约园主人后,便干脆以园名自号,连自己的词集也题作《约园词稿》,不正是最好的说明吗?显然,他对约园的珍爱,已如同他的生命一般。

  可叹赵起,在约园只过了一十四年,就因中国社会的一场巨大变故,最终殉难于自己钟爱的园子里。

  那是因为咸丰年间的太平军起事。当南京被太平军攻占后,苏南震动,人心惶惶,各地纷纷设立团练以自保。赵起作为地方上有名望的举人,也力主成立团练并积极参与守城事宜。这在庄毓闳的《团练纪实》中有具体的记述:“咸丰三年(1853),起年六十余矣,与团练事……十年(1860),贼(指太平军)逼常州,官僚皆逃,或劝起出避,(赵)起指所居园池曰:‘此吾全家葬所也’”。四月六日,城破,赵起让家中三十余人皆投池而死,自己则正襟危坐以待。太平军持刀进入约园,赵大声道:倡议守城是我的主张,与普通百姓无干。说罢以头撞石而死。赵家死在约园者共三十九人。而在太平军这场攻下常州的战斗中,被作为抵抗者杀害的百姓有二万余,为避辱而用各种方式自尽者又三万余。六天内常州共死亡百姓竟达五万余。

  见赵起一家死亡殆尽,太平军便放了一把火扬长而去,于是亭台楼榭很快便化为灰烬,好端端的一座江南名园,转瞬间变成了一堆废墟。

  太平军占领常州前后共四年,但赵家和常州的很多家族一样,因此一蹶不振。这样,赵氏后人面对被毁之园,虽“以先人创业艰难,有意兴复,暂以有是志而无是力也”(《约园图题记》)。直到光绪末年,才有赵起孙媳徐小娴后称徐太夫人者,多方借贷,重新修葺,但终因财力有限,远无法恢复到当年盛景。好在旧迹尚存,“当日缀景尚可历历想象”。为了使将来“即可由是园以复旧观”,徐夫人又特地请人精心绘成一幅《约园图》,并命其子赵景崇(字承炳,赵起曾孙)于图上题记,详列园中原有建筑之名称及方位。此绢本国画一直由赵氏后人珍藏,后由赵庆臻先生捐赠给了市文管部门。徐老夫人保护文物的识见实在令人感佩。在近年我市出版的《常州历代女子诗词选》中,收录其题为《喜雨》的一诗:“宿雨初收后,农耕绿野中。课晴今果尔,预祝是丰年。”可见其才识兼备。

  如今作为市级文保单位的约园,面积虽还保有当年的五分之三左右,但原有建筑已经荡然无存,池中小岛上那古色古香鱼龙吻脊小亭,也不过是1953年修起的仿古建筑。真正称得上园内旧物者,只有几株百年以上大树(朴树、槐树、厚壳树等),以及绕池而立的数十湖石。想当年园成,园主人那种“约略成园”的自得,一百六十七年过去,如今的我们,却只有一种“约略可想见”的感叹。历史,难道总是如此这般无情吗?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