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梁红玉擂鼓战常州
时间:2013-09-22 【来源:常州日报 张戬炜】

  关于黄天荡的地点,史学界一直没有定论。目前各种研究及学术探讨,都只能算作“疑似”。原因是,从镇江到南京之间,自古就没有一个叫“黄天荡”的大型湖泊,可供这场战争之用。

  最早记载黄天荡地址的,是宋末元初史家胡三省。其《资治通鉴广注》载:“大江过升州(南京)界,浸以深广,自老鹳嘴渡白沙,横阔三十余里,俗称黄天荡。”

  此后的记载,是清代常州人顾祖禹所著、被视作中国最系统的战争地理志书《读史方舆纪要》。其《卷二十·南直二·应天府》,记黄天荡如下——

  黄天荡在府东北八十里。韩世忠与兀术相持处也。胡氏曰:大江过升州界,浸以深广,自老鹳嘴度白沙,横阔三十余里,俗呼黄天荡。《舆程记》:黄天荡一带大江,阔四十里,中间有太子洲,其余汊港村落,限隔横错,水陆之盗,多出于此。

  问题是,长江过了南京,东北方向八十里,历史上没有“老颧嘴”“白沙”地名,亦没有一个“横阔三十余里”“中间有太子洲,其余汊港村落,限隔横错”,名叫“黄天荡”的大水面。

  这个问题,历史研究者一直无法直面。譬如2011年3月7日《现代快报》载《寻找消失的黄天荡》一文,就说:“古人留下的地图没有精确的经纬,通常只能大概表示出某地的水文情况,而河道变迁,江岸坍塌、抬升,很难通过这样的地图精确表示出来。黄天荡到底在哪里,也许就是今天的三江口。”

  玉亭等编纂的《世界科技全景百卷书》第71卷《认识自然力量·秀水名山》介绍“第一金陵明秀山”时,干脆直接否定了“黄天荡在镇江金山”之说——

  有些讲述镇江地理的文章,认为黄天荡就在镇江,他们的理由是“金山战鼓”发生在镇江,黄天荡应位于金山附近。但当地的史志,缺乏具体的记载,光凭民间传说故事来推测黄天荡的遗址,当然不足为信。

  在史学界无法确论的情况下,如果要为历史上江南一个大型湖泊提供一个新的认识,要为“黄天荡”落实一个可靠的地点,那么,常州,这座历史上南北战争的必争之城,倒是有可能的。常州辖区内,自古就有“黄天荡”,且如今行政村建制尚在。

  说常州黄天荡,先要说常州历史上一个面积仅次于太湖、名列江南第二大湖、直到清代才消失的湖泊——芙蓉湖。

  芙蓉湖,古称“上湖”、“射贵湖”,位处武进县东、无锡县西北、江阴县南。入江阴部分,称“三山湖”。在三国时期史家虞翻、南北朝时期史家郦道元的著作中,名列“五湖四海”之五湖之一。湖面积达一万五千三百顷,仅次于太湖。唐宋时期,芙蓉湖湖面广袤、碧浪连天、南北相望百余里,东西更港浜无数,绵延不绝。

  常州黄天荡,当时是芙蓉湖的一个湖汊。目前的常州黄天荡村,位于武进郑陆镇东北方,农业总面积9500余亩,其中水面积尚有5000余亩。

  常州黄天荡历史上曾经“横阔三十余里”,且“汊港村落,限隔横错”。至于“水陆之盗,多出于此”,历来太湖湖匪,亦于此处活动。黄天荡与芙蓉湖相通,并通过故吴水道,也就是江南运河与江阴通航,经江阴利港、黄田港,可进入长江。

  设若韩世忠与金兀术之战,在常州黄天荡进行,所有无法直面的问题,都可以回答——

  1、水面可以容纳千艘战船。2、少量兵力即可封锁通航水道,金兵大部队无法施展队形,亦无法逃脱。 3、梁红玉擂鼓,水军可以听任调遣。 4、水荡里芦苇滩涂众多,一旦得到熟悉之人指点,挖通滩涂,小型船只在水域之间即可通航。 5、砍伐芦苇、挖掘滩涂的难度,小于陆地挖掘作业。几万金兵分段作业,在芦苇滩涂之间,一夜挖通三十里水道,亦可解释。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