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车轮的故事
时间:2013-11-19 【来源:常州日报 周明华】

  如果说生活是一条道路的话,那我恰好有一个关于车轮的故事,可以把人生变化的轨迹串连起来。

  1962年6月,我就读的江苏省常州化工学校奉上级指示精神停办了,尚未毕业的我,毅然与200余名同学奔赴溧阳县各农林场圃务农。说句老实话,那时候除了艰辛的生活和繁重的劳动外,让我们知青最为头疼的事就是交通。我落户的场圃处在三县交界点,是个穷得叮当响的地方,农民伯伯在队里干一天的工分只有0.1元钱,出门办事都是起早步行,舍不得花钱乘车,那时也没钱乘车。这不,向北爬过山岗就是句容县袁巷乡,向西翻过山头就是溧水县白马乡,我们处在的溧阳县永和乡(即东岳庙),所以只是设个过路小车站。曾记得,我插场后第一次回常州的“狼狈相”。在插场的当年春节(即1962年年底),我因参加林场文艺宣传队去区里汇演,未能回常过节。但一过春节后,场里领导就安排我们休假了。要回常州,向南去溧阳车站转乘常州,向北去句容天王寺车站转车去常州,但此路程比溧阳转车近,而且票价便宜一半(去溧阳0.80元,天王寺0.40元),所以常州知青都选择走天王寺转车。我办好了休假手续,买了一只老母鸡、100个鸡蛋,在车站干等了一天也未有人下车。第二天我坐了老乡的手扶拖拉机顺道去天王寺,一路上颠簸得我要吐,好不容易到了天王寺,但车票已买完,怎么办?我决定多花些钱,绕道到南京,坐火车回常州。可是车站不买票了,要等路过的南京车上有无座位再买票。我怕误了车,买了几个馒头边吃边在路边等,从上午等到下午,下午等到傍晚,谢天谢地,总算挤上最后一班去南京的过路车。从南京坐火车回到常州城里时,路灯亮了,家家户户都亮了。尤其是带回常州的活母鸡变死鸡了,鸡蛋也碎了一大半,我像解放前“逃难的难民”一样,筋疲力尽地回到家里,老母亲见到我又惊又喜……

  1979年6月,我落实政策调回常州,进了一家较大的国营建筑公司工作。但爱人和两个孩子尚未调回常州,我没有忘记在1980年春节就提前三天半夜排队买好预售票,老老实实地从常州乘长途汽车到溧阳,由溧阳转车到东岳庙(每天有两班车,上下午各一班),虽然等车时间较长,让人心焦,但好歹有起点车;那天我赶得巧,上午赶到溧阳,下午就到了东岳庙的家,见到了妻子和两个儿子。

  1980年年底,爱人和两个孩子终于也调回常州。这样也只能在春节期间,我们全家从常州乘车到溧阳,由溧阳转车到东岳庙岳父母家,给老人拜年。俗话讲:“要致富,先修路。”这几年,溧阳农村变化真大,村村通道路,公交车到乡镇。我们回家探望老人再也不像往常艰难。现在每20分钟,就有一辆直达汽车从常州开到溧阳,溧阳又可乘农公车到达东岳庙了。难怪在车上,我们碰巧遇上出外旅游回林场的李大爷乐呵呵地告诉车上的人:“过去乘车是颠簸受罪,现在乘车是惬意享福。”

  前年,我大儿买了一辆国产小轿车,这不仅极大地丰富了家庭生活,也为探望老家亲戚的出行提供了便利。这不前几天,老家阿舅来电话说有急事商量,妻子心急,催儿子和儿媳凌晨3点开车,5点多些就到了溧阳东岳庙;又9点开车,11点多些就到常州了。老伴感慨地说,这样的生活她做梦也想不到。真的,这60多年的变化太大了!

  仅仅一个车轮的故事,当然不足以囊括祖国60多年来的巨变,但从这一微小的侧面,我切实感受到了生活水平的巨大变化。我真诚地希望,我们的国家在发展的道路上继续飞驰下去,让我们的未来越来越美好!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