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我家的那只脚炉
时间:2013-12-24 【来源:常州日报 秦永培】

  脚炉用黄铜浇铸,是盖头上排列整齐有几十个孔眼的一种古老的取暖容器。脚炉,包括手炉的使用,据史料记载最早可追溯到一千多年前的唐代。

  回想小时候,每当到了“不伸手,冰上走”的三九严冬,出生在农村的我唯一取暖的“设备”就是一只脚炉,自然的取暖就是躲到避风的向阳处晒太阳。

  脚炉也不是家家都有的,我家那一只脚炉还是母亲的陪嫁呢。我记得每当到了冬天母亲一早起来烧点心(早饭),就会把脚炉抄好。抄脚炉就是把砻糠放进脚炉里,然后把灶膛里柴火余烬一火钳一火钳夹进去,盖没砻糠并压实。待我们起床前母亲就会拎着暖烘烘的脚炉到床前,把我们穿的袜子、鞋子放在脚炉上烘一下,然后叫我们起床,这时我也不再赖被头窝了。

  等吃好了点心,就该翻脚炉了。翻脚炉就是用镰刀或竹爿之类的沿着脚炉内壁轻轻地翻一遍,使炉底下的砻糠进一步燃烬。但是不能翻穿露出砻糠,否则就会烟熏得不得了,弄得不好还会熄灭,所以小孩一般是不会翻脚炉的。

  脚炉翻好后,就不是以烘手烘脚取暖为主了,我就要发挥脚炉的另一种“特异功能”了,就是捧着脚炉躲到避风的向阳处煨豆吃。这时,没有脚炉的小伙伴都会不约而同地从家里偷偷地揣上一二把黄豆或蚕豆,哄到我跟前排队煨豆吃。因为我是脚炉持有者,所以是无需带豆的,而且还是吃豆第一人。豆没有了,就煨稻谷吃。煨稻谷首先要把稻谷浸湿,然后在脚炉里摊上一张较厚一点的纸,等纸烧热泛黄成焦状,就把稻谷放进去翻炒。到一定程度稻谷就会噼噼叭叭炸开来,如同现在的爆米花,吃在嘴里又香又脆。困难时期尽管吃不饱,饿得瘪耷耷的肚皮,但是也能煞煞馋、垫垫饥的。

  我家那只脚炉除了冬天取暖之外,其实在平时的使用率也是较高的。例如遇到连续阴雨连绵天气,我就看到母亲用来烘烤弟妹用的尿布。我家有一只专门用竹篾编成的半圆形烘栏,往脚炉上一罩,然后把尿布搭在上面烘烤,既安全又不会烘焦尿布。想必我小时候用过的尿布也一定这样烘烤过的。

  困难年代,谁知我家那只立过“汗马功劳”的脚炉也未能幸免,最后成了“牺牲品”——被父亲拿到下县(无锡县)换米吃了。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