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水门桥班船码头
时间:2014-01-09 【来源:常州日报 张一农】

  可能是常州得益于江南水网,旧时人们习惯用西城门八水关的“桥”来称呼街市所在。农村人上城时会说,东门水门桥,南门尉司(又称御史,今名广化)桥,西门怀德桥,北门青山桥;而城里人说到乡下时,会说东门横山桥,南门湖塘桥,西门卜弋桥,北门小新桥。言下之意是以桥为方位,“桥”就成为了形象易记、家喻户晓的街坊所在了。而东门水门桥街坊的特色,就在于一个“水”字——这里有很多班船停泊的码头。

  水门桥,古名通吴桥,又名永宁桥,东西向坐落在大运河北侧的东直街上(今延陵东路)。她不愧是常州的“水上门户”。早在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大文豪苏东坡乘船路过常州时,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为系舟处,并写下名篇《除夜野宿常州城外》诗两首,后人建有舣舟亭念其事。就连清朝的乾隆皇帝4次来常,其中3次曾以此为行宫驻跸于斯。循着东坡的足迹从古渡头登龙舟或上岸,故有“御码头”的遗迹留存至今,可见这里的“码头”之名由来已久了。

  在农耕经济时代,常州四乡八镇的农民上城,陆路交通除靠羊头车人力推运外,就只有借水路坐船而来了。船有班船和快船之分,班船用风帆、拉纤、摇橹、撑篙行驶。有客班与货客混装班。快船多数载客,顺带少量货物,小者四五吨,载客一二十人;大者十五六吨,载客五六十人。船身较小,船体狭长,首尾都有橹,最多的有14支。航速每小时10华里。到1948年,少数快船改装柴油发动机,比人力行驶要快得多。班船多数是双日班,并于夜间开航,乘客须于深更半夜候船,天亮后到达常州,再在黄昏上船,半夜返乡,殊多劳累。开向外地的长航线班,则多为日班,往返定线定时,为协定的商店带货,当日往返,生意比班船兴旺。并适应邮政要求,可以取得邮政补贴,成为“信船”,风雨无阻,天天开航。船头白天挂牌,夜间悬灯,便于旅客辨认上船。据史料记载,到新中国成立前,以水门桥为码头的班、快船有:坂上、毛家桥、南宅、杨桥、运村、礼嘉桥、虞桥、洛阳、戴溪桥、南夏墅、前黄、戚墅堰、横林、马杭桥、遥观巷、上店、漕桥、庙桥、雪堰桥、横山桥、港桥和浙江长兴等班,几乎可以到达武进东南片的各个乡镇。有船30多艘,路程最长的到长兴为150里,最短的到戚墅堰20里。一般在下午2时开船。直到20世纪60年代,才逐步被轮船和汽车所替代。所以水门桥地段陆上行人接踵,水上舟楫毗连,呈现出一派热闹景象。

  还有与“水”相关的,是七月三十天宁寺和运河下塘三官堂庙会,俗称“作节”,也是水门桥的盛大节日。

  七月三十是地藏王菩萨的成道之日,佛教信徒为他救度贫苦众生,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无私无畏、舍己为人的精神而崇拜敬仰。这天黄昏,家家户户在门前的地上遍插特制的棒香,以祈求吉祥平安。天宁寺内所有的殿堂以至每一个角落,包括阶沿石上,来自江阴、宜兴、无锡、金坛、溧阳、句容、镇江、丹阳、丹徒各地的佛门信徒,都坐得满满当当,通宵达旦虞诚念经礼拜,最多时达万人以上。

  在白家桥(政成桥)以东的“三官堂”,是道教供奉的天官、地官、水官。传说天官能赐福,地官可赦罪,水官善解厄。七月三十之夜,除了到三官堂烧香念经之外,从水门桥以东到白家桥一带开阔的河面上,停泊了无数争奇斗艳的灯船,沿河居民则在水上点放河灯,彻夜喧闹,景象引人。新中国成立后,庙会消失,改为每月初三、十三、廿三的“集市”,地点也移到了水门桥北边的武青路上,俗称“三上”。直到2009年上半年才停顿。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