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罕见的江南民间文本
时间:2014-02-17 【来源:常州日报】

    ——溧阳童谣《红朵朵花》

  总有些新东西往我这边来,那东西的新与好,可能只对我而言。两年前我曾激动于一则年代不明的童谣,感觉闻所未闻,便逐字逐句把它记下来。唱童谣的细丫头是我表弟的孩子,才六七岁的样子。她边唱边跳,唱的是溧阳方言,天真烂漫。窗外是冬夜里的茫茫寒雪,这女孩的唱与舞,恰如春风拂面一样,给了我意外的惊诧。

  这童谣名为“红朵朵花”,起头就讲的是姑娘家游春的事儿。它的时空转换,缀以黑色幽默,其戏谑感与悲剧感彼此交错,就像一首现代诗跳来跳去,且极富意象活力。我的这些感觉,那女孩并不知道,屋里的其他人也不知道,只认为我是大惊小怪而见怪不怪。

  这首童谣很长,女孩未能记全。忙问她这是哪个教你的,她说是她的亲娘①。她的亲娘是我的小姑,后来碰到小姑时,便央小姑也给我说唱一遍。这回是齐全了,看到全貌了,但仍有三五处的质疑,如某个字眼的错讹,某几句的散乱,有相当的瑕疵,心有不甘呢。给我逼急了,小姑就讲,这是她五六岁时大姑教她的。大姑大小姑十年,如今有七十六岁了,有一头雪白的白发。她是上世纪50年代的高中生,其见识及记性是我极佩服的,她也是五六岁的时候会唱这首童谣的。不久有堂妹结婚,筹备婚礼时,大姑、小姑都过来帮忙,在叔叔家的堂屋里染红蛋呢。于是我一面叫她们给我背“红朵朵花”,一面拿数码相机来录音。反复录了五六遍之多,她二人一同将我的质疑逐一澄清。这有点像审犯人似的究根问底,幸好她们对我都有足够的耐心。最后的定稿是她们定的,我未增未减一字。

  溧阳是我的父亲、母亲的老家,我的亲娘家在山边的陈家村,我的外婆家在山里面的官田里。每年寒假、暑假两度从无锡来这里玩耍,是我儿时的惯常。所以,乡音深植于记忆中,无半点隔碍。溧阳地处吴头楚尾,故溧阳话属吴方言的一个边缘分支。因其边缘地域的偏僻,便更多保留了隋唐中古时代的词语和音调。如溧阳人把“容易”讲成“易哉”是颇为古雅的,且男女老少都这样讲。

  以前听到过几句溧阳歌谣,如“停着锣鼓歇着马,听我崇王老娘家②讲句发笑话,我从来不讲丁倒话,今朝背着秧田锄钉耙”;溧阳人所讲的“丁倒”,就是北方话的“颠倒”。这就是所谓的颠倒歌,是讲了让人发笑的,让人于日常生活中警惕颠倒是非的滑稽与愚蠢。同类有趣的段子,如“无锡城中公园有爿茶馆店,冲开水格朋友叫阿二,冲冲开水勿注意,一个跟斗跌到仔茶壶里”,是无锡的颠倒歌。严格讲来,这是无锡小热昏③的一段著名说唱,因其极为著名,就成了流传久远的歌谣了。有一年我去了四川凉山地区,走到美姑县的依果觉乡,在那里听到彝族乡民的彝语说唱。虽一句也听不懂,但它的抑扬顿挫,强烈的节奏感,以及说唱者的身姿手势,均极富感染力。而本地彝民观看时会心的一阵阵笑声,都给我录到了相机里。

  童谣的特点是活泼明快,简单易记,即便是较长的也内容浅显,且结构单一。可我碰到的这个“红朵朵花”,竟一下子颠覆了我对童谣的概念。它是既有童谣的种种特点,又有民间说唱的故事性,又有穿越时空的现代性,故其阐释空间广阔,越想越有意思,越发觉出它的好,便认定这是罕见的江南民间文本。

  注:

  ①亲娘:溧阳方言,祖母、奶奶之意。

  ②崇王老娘家:不明其意,有待有识者指教。

  ③小热昏:江南民间说唱形式,这往往是卖梨膏糖者边说边唱,甚至以拉琴抛锣等吸引顾客。而说唱时,往往颠三倒四或指桑骂槐;被人追究时,便谎称自己感冒发烧,热昏了脑子,说了一些昏话,万不可当真,故称小热昏。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