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有缘青果巷
时间:2014-03-25 【来源:常州日报 徐巨伯】
  喜讯传来:34集本土电视连续剧《青果巷》终于在央视八套的黄金档播映,让全国观众共睹中国梦常州篇,了解常州人民在保护历史文化遗存中的一连串感人故事。   我是一名艺术爱好者。2012年12月,得知青果巷将要拆迁,我赶紧拿起照相机,穿弄堂入名宅,一口气拍摄了好几十张照片。   注定我有缘青果巷。过了几天,刘岩副导演在晚上8点多钟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由于原定演员未到常州,要我立即去摄制现场扮演原剧本中的日本商人多田(现已改为新加坡商人曾先生)。   时间紧迫,刘副导演带着我打的去湖塘星河国际的拍摄现场。在车上,我边换衣服边借着路灯光线背台词,了解场景、剧情、设计动作表情。当我俩火速赶到现场后,国家一级导演徐耿问我是从哪里来的?因为是扮演日本商人多田,我便不假思索地用在上世纪70年代在日语夜校时学的、谁也听不懂的一串日语单词回答了他,引来了国家一级演员朱琳、南京女演员孙岚和摄制组人员的一片笑声,现场气氛顿时变得轻松活跃。   新加坡商人曾先生虽然仅出场3次,分量却颇重。在剧中,当中国一代大师杨紫云的乱针绣博物馆开馆时,全剧的主要演员都来到了祝贺现场,我在这次表演的是催人泪下的场面:曾先生把他从常州买回去的国宝——乱针绣精品《祈祷》完璧归赵,捐赠给杨紫云大师的乱针绣博物馆。   第一次拍戏的我,要与朱琳、孙岚等配戏,压力很重。在第3次走台对白时,居然有人的手机突然惊响,徐导不得不嗔怒叫停。我重新稳定情绪,得益于朱琳身经百战的镇定,“剧中的曾先生”很快地附在了我的身上,在曾先生和杨大师对白时,双方情绪激动,演得声泪俱下,说到情深处,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淌到了嘴角边……   十几天的拍摄实践让我得知,这支专业影视队伍里的所有人员都非常不容易:每天工作十几小时,高度紧张辛苦。一旦开机,全体人员都绑紧了弦,一个场景接着一个场景连续作战。正如常州年轻女演员丁一凡(饰秘书)所说:“场场演前啃台词,演完一场忘一场,脑子糊成一锅汤。”大家经常废寝忘食,无论名头大小,每人每天在走廊尽头的保温箱内领一份塑料袋中的早点,中午就地站着吃快餐……   我曾给徐耿导演发去短信感叹说:“人人皆想当导演,只为扬名赚大钱,若是他来做导演,方知辛苦不知甜。”   《青果巷》终于赶在2013年春节前的1月28日杀青。然而徐耿导演回到北京就病倒了,连续几天高烧。新年里,他又为连续剧的后期剪接、制作、定样忙开了。   常州的群众演员们也很不简单。韩清及王丽影是两位热心人,她们不厌其烦地为剧组寻找群众演员;我的战友李玉明年近70岁,又患糖尿病,在阳湖医院室外,于零下4度的寒风中,身穿单衣跑龙套,每次走场冻得瑟瑟发抖;小刘为了演阿姨,只好牺性收入关了店门;在导演急需儿童与阿宝配戏时,局小教育集团中山路分校许校长和金教导立即送来了王钦怡等5位学生。他们的演出都得到了徐耿导演等人的肯定和赞扬。   有朋友笑话王丽影说:“你这位公众人物竟在镜头中当清洁工!快去要求把这段片子剪掉。”她借用徐耿导演的话回答说:“不就是演戏么!别人还演死人呢!角色就是需要。”   我也义不容辞地担起“群头”的义务,先后邀请到了三十几位群众演员,并物色到4位,分别扮演老中医、阿姨、律师、保洁员等有角色、有台词的群众演员。   我为有缘青果巷而欣慰,这段经历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