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五月话蚕豆
时间:2014-05-08 【来源:常州日报 程建华】
  五月,正是吃本地新鲜蚕豆的大好时节。   种蚕豆用的都是边角料土地。我们南方种的是冬蚕豆,抢收完稻子,拣有水有阳光的地方随意播种,来年这个时候,就是一片蓬蓬勃勃繁荣昌盛的景象。农民最富有智慧,田埂上种蚕豆不旱不涝,还够得着田里的营养,你说能不壮实吗?   有天下乡,无意中发现河滩处数丛长得亭亭玉立的蚕豆,从上往下,有花有荚,荚刚成形。头上的黑帽子虽比荚还长,走到哪里,都有一股蚕豆特有的芳香直贯肺腑,沁人心脾。小时的我,此刻就侧躺在这松软的田埂上,一边哼着《学习雷锋好榜样》,一边偷吃生蚕豆。嫩蚕豆,软嫩甘甜,令人口齿生津。剥开嫩豆荚,蚕豆宝宝一个个呈蜷曲状排列整齐。   莴苣烧蚕豆是我们金坛当地的经典菜。蚕豆上市,莴苣已近尾声,所以莴苣烧蚕豆必须趁早。做法很简单,少许油盐,一锅焖。蚕豆皮煮出缝时起锅味道最佳,渗进了油盐的蚕豆,鲜嫩可口,香气扑鼻。用老咸菜烧蚕豆,连盐都省了,它最适合佐粥饭。我读初中时住校,整个五月,母亲周周都要准备一大瓷缸,让我带到学校吃,蚕豆与咸菜搭配,沉稳却不乏活力,是正宗的母亲味道。   蚕豆稍老就剥皮,豆瓣苋菜汤,不只汤色诱人,味道更是无比鲜美。晒干的老蚕豆,可以烧咸粥,但下锅前给蚕豆破皮,很考验人的耐心和毅力,将半碗老蚕豆撒在地上,然后用大菜刀将它们一一剁开一道口子,即使是深谙此道的熟手,也得半个多小时。蚕豆还可以炒了当零食吃,吃炒蚕豆同样不易,有个歇后语叫老太婆吃炒蚕豆——咬牙切齿。没个好牙口,可吃不了炒蚕豆,当年吃炒蚕豆不慎崩掉牙齿的小伙伴,多了去了。油焖老蚕豆是现在的新发明,它汤汁浓稠,滋味醇厚,还极易消化。   熟食蚕豆,可谓老少通吃,但身居村野的蚕豆并非只能果腹,它也能一登大雅之堂。蚕豆也叫佛豆。《红楼梦》第71回就有“拣佛豆”的详细描述。值贾母八旬之庆,她让两个姑子帮她拣佛豆来积寿,同时还叫了宝玉姊妹、尤氏凤姐等人,“洗了手,点上香,捧过一升豆子来。两个姑子先念了佛偈,然后一个一个地拣在一个簸箩内,每拣一个,念一声佛。明日煮熟了,今人在十字街结寿缘”。蚕豆结缘于佛,庇佑了世人。   现在一年四季都能吃到蚕豆,可吃来吃去,我都觉得不如五月的好,看着蚕豆荚一天饱满一天,我问母亲蚕豆是不是该采收了,她说再缓两天看看,我已经等不及了。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