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龙城书院彬彬盛
时间:2014-07-14 【来源:常州日报 张戬炜】

  常州有个东林党,明朝时候,在中国政坛上,很是风光了一阵。东林党的名字,来自东林书院。东林党人都是大文人,又是大官,在朝中跟太监头子魏忠贤过不去,弄得皇帝不肯上朝。后来“太监帮”搞定皇帝,一发力,把这些只会读书的儒生,都弄进去了。关的关、杀的杀,满朝文武噤若寒蝉。不过,太监做事,总是短了一截,后来东林党昭雪了,成为中国文人的典范。

  要说东林书院,得先说常州龙城书院。两个书院之间的关系是,先有龙城书院,后有东林书院。东林党这群大文人,先是在龙城书院讲学,名闻天下。如果阉竖魏忠贤早些动手,那历史上就只有“龙城党”而无“东林党”了。

  当时,常州知府叫欧阳东凤,亦是东林中人。为了让家住无锡的东林党领袖之一的顾宪成等人讲学方便,就筹集资金,捐出薪俸,重建了宋代大儒杨时在无锡讲学时的东林书院。顾宪成等人从此在无锡开课讲学,一时东林书院声名大盛。

  常州龙城书院,是明隆庆年间(1567年-1572年),时任常州知府的施观民所建。施观民为什么要建龙城书院呢?志载——

  万历癸酉举于乡者三十余人,少宗伯孙继皋为弟子员。观民奇其文,谓必大魁天下。明年廷对第一,人服其鉴。

  因为施观民认为,常州地区人文荟萃,科举成绩显赫。为了进一步发展常州教育事业、培养文化英才,建立专门的书院,延请名师讲学,十分必要。

  常州有条玉带河,按风水说,有关常州文昌。施观民以地方政要须“拔士之秀异者亲课之”,疏浚玉带河、建龙城书院。志载——

  施观民,字于我。福清人。隆庆中守常州。浚玉带河,曰后此当人文日盛。建龙城书院,选诸生之秀者课之。与其选者,人以为荣。

  明代张居正主持内阁时,为防议政,尽毁天下书院。欧阳东凤知常州,不以为然。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常州复建“龙城书院”。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无锡复建“东林书院”。据清乾隆十年(1745年)状元钱维城《龙城书院记》载:其时,在欧阳东凤的保护和倡导下,龙城书院掌教钱一本,与顾宪成、高攀龙、顾允成,及宜兴明道书院玉池先生,在龙城书院的经正堂上,“往来酬答,商榷辩论……闽、浙、江西且有远来之朋……一时彬彬称盛。”

  龙城书院之建,既为常州地区培养了文化人才,又提升了常州学子在科举场中的成绩,一时声望卓著、八方崇文。明代后期,龙城书院的规模,在江南书院中首屈一指。书院资产中,田产一项就达1000余亩,学舍多达200余间。清代的钱人麟《龙城书院志序》中,对此有详细描述——

  是圣贤与科第正两不相妨,胡必相背而驰,务其一而遂弃其一哉!书院之设,其初皆以讲学,其后遂专以课文。吾郡之有书院也,先后为东坡、龟山而设,后并湮废。明隆庆间,郡守龙冈施公始建龙城书院于晋陵治址。萃多士课文其中,凡为堂斋二百余间、膳田一千余亩,体最宏巨,产亦最饶。

  民国学者柳诒徵《江苏书院志初稿》亦载——

  江苏布政使司所属各府之文化,以常州为称首。常州之书院,曰龙城,曰延陵。而龙城为最著。

  常州龙城书院与江南其他书院的区别在于,一般书院都是以科举为最高目标,学生读书,科举以外的一概不学。龙城书院则要求全面发展,按“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的原则,让学生各尽其才。

  以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应官府之聘,来常州掌教龙城书院的常熟人邵齐焘为例:

  邵齐焘,乾隆七年(1742年)进士,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以一篇《东巡颂》闻名朝野,时称“班扬之亚”。然而生性旷达,三十几岁就辞官归隐、回家读书。其书斋上的匾额为“道山禄隐”。意思是,我不吃皇家俸禄,回归道山读书了。

  这样一位淡泊名利的书生,执掌常州龙城书院,其教学,肯定不会培养“禄蠹”。事实也是如此。邵齐焘门下,常州的洪亮吉、黄仲则、孙星衍、李兆洛等,都不是官场得意、贪污腐败之人,且都在中国文化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如学者曹虹《清代常州书院与骈文流衍》所载——

  邵齐焘掌教时间虽不长,对龙城书院办学育才水准却是一次重要的提升,关键在于他致力于实现从官学化的“课文”到个性化的“讲文”的转变。经历清代前中期的学风洗礼,这里又适时地对学术与文学加以开拓……一方面,邵齐焘重视“文采”,把它看作是文学生命的最高完成,其中包孕着对文才美质及后天学养的护惜……另一方面,邵齐焘淡泊于富贵功名。这在以科举为背景的教育场所尤具人格熏陶作用。

  按《礼记》“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邵齐焘执掌龙城书院,刻意营造藏修息游氛围,以提高传道授业的水准。期间,官府给予了大力支持。书院经费充足、藏书丰富。甚至连笔墨纸砚,都由官家扶持。以邵齐焘之博学,拟订书目,专人负责采购,入库典藏,任由借阅。龙城书院藏书之富,闻名遐迩。学子们在这样的学习环境中,读千年所著之书,悟古往今来之理,进则可取功名,退则归隐道山。

  龙城书院学子学成后,藏书、读书成为终生习惯。以李兆洛为例。李兆洛执掌常州暨阳书院,志载——

  兆洛名满天下,多藏书,纵诸弟子观。

  弟子蒋彤《先师小德录》载,李兆洛——

  除自奉外,一切未尝吝财,弟子辈能治一家之学,即其所学之载籍器具,无不备致。

  从李兆洛不吝私财,与弟子辈分享个人的藏书、为弟子学业购求“载籍器具”,营造富于亲和力与学术水准环境的举止中,不难看到常州书院间传递与继承的、师长对学子的无私大爱。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