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翻阅常州 >
烟雨百年话寄园
时间:2014-07-15 【来源:常州日报 何人】

 

  在被称为“千载读书地”的常州,留有很多古代名人读书地的遗迹,有文字记载的就有30来处,可惜如今大多已经无处可寻,也很少给人们留下记忆,而钱向杲、钱振鍠父子在百年前创建、抗战前夕终结的寄园,却还常常被不少文化人念及。

  寄园,坐落在常州东门外白家桥北,西邻刘国钧先生开办的大成二厂,南靠大运河,东边是吉祥庵(1950年后成为白家桥小学),北边有一条无名小河。寄园的首创人钱振鍠的父亲钱向杲,是光绪元年举人,平生慷慨尚义,关心国家存亡,在屡屡上书得不到朝廷的重视后,愤而返回家乡,在家居住地菱溪附近租用汪家的3亩田地,建房造屋构筑园林收徒教授,同时研究国学经史。钱家林园在钱向杲晚年已经几乎荒废了。真正使钱家林园,即后来的寄园成为常州文化和教育标杆的是钱振鍠。

  钱振鍠(1875-1944年),字梦鲸,号谪星,后号名山,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进士,他的才识曾得晚清时汉族文官集团的赏识,使他一度羁绊京城任刑部主事。后来,切身的经历,使他对清末内忧外患的局势、腐败无能的朝廷感到彻底失望,在宣统元年(1909年)毅然弃官回到家乡常州,读书、教书、著书,兼以卖字(鬻书)为生。钱振鍠回到常州的最初,只是在菱溪家居住地为一些好学的家族子弟讲学教授,后来他的教学有了影响,前来求学的多了起来,菱溪家居住地地方太小,他才决定重修钱家林园,并冠名“寄园”。钱振鍠抱着“多一颗种子就会多一份希望”的心念,对寄园倾注了半生心力,从1909年他在菱溪家居住地开始教授到1932年寄园闭学,二十多年中,他先后收了遍及全国多个省份的求学弟子1000多人,培养出江南才子、张大千的知音谢玉岑,艺术大师、古书画鉴定家谢稚柳,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中央日报》社长程沧波,画家马万里、邓春澍,诗人伍受真、王春渠、钱小山、钱仲易,还有虞逸夫、钱璱之等一大批文化俊杰。常州寄园在当时与国学大师章太炎于苏州创办“章氏国学讲习会”、近代著名教育家唐文治创立的“无锡国学专修馆”齐名,形成声息相通、相互应和、各有千秋的三足鼎立,被后人称为民国时期的“江南三大书院”;钱振鍠自己也成为颇负盛名的私人教育家,与诗人、散文家高吹万、终身从事教学的南社著名诗人胡石予一起,被号称“吴江文皇帝”的金松岑赞誉为“江南三大儒”。钱振鍠在1944年逝世,一生著作甚多,主要有《名山集》、《名山诗集》、《名山词》、《名山文约》等作品。

  父亲生前,特别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思想禁锢逐渐冰释时,经常和我们子女说起有关寄园的往事。

  父亲年幼时曾在钱振鍠先生菱溪家居住地求学,与钱家三公子小山、仲易、叔平同学,其中和叔平特别亲密。他们在一起听讲一起朗诵一起作业一起游戏,在钱振鍠先生“不拘一格教授,严格训练作文”的教学思想下学习文化知识,学习做人的道理。钱振鍠先生教授的内容繁杂,但贯穿着“有益于世道人心之学”的理念,他从不疾言厉色,只是循循善诱,让弟子心领神悟,在理解的基础上学懂记牢。学子们每天一早一晚要集体诵读诗文,除诵读国学经典文章外,经常诵读的是《乾坤正气集》、《夏节愍公集》等重民族气节的文字。自由(自修)诵读时学子诵读什么,他一般是不过问的。集体诵读,通常是早晨诵读诗词晚上诵读文章,诵读也有两种,一种是诗词唱诵,一种是文章吟诵。学子们诵读时,钱振鍠先生往往闭目静听,出现平仄失误、音调出格时,他就会轻声细语地指导纠正;钱振鍠先生对学子的作文,要求特别严格。每7到10天就出五六个题目,出题范围很广,涉及道德、社会发展、民生等多个方面,由学子选题作文,两天内交卷。这些题目,特别是社会发展题,学子不群览博阅是很难下笔的。钱振鍠先生阅批作文时,常常叫学子站在一边,看他批注,听他讲评,好的句子他画红圈鼓励,有语法病句的指导修改,但从不责怪,意在教导学子坚定能写好文章的信心。钱振鍠先生一般不体罚学子,在学子过于懒惰,连续两次写不出有思想的文章时,他也会用戒方(戒尺)打学子的手心以示警戒,但很少见。

  父亲说,寄园简朴而清雅。钱振鍠先生在《名山问约》中说“园有留云台,延翠亭,深柳读书堂,快雪轩,云在轩,九峰阁。九峰阁北出屋后,得溪水之胜。”张兆麟(秋舫)的《九峰阁记》中说得更详细:“故居之侧……隙地为园,筑亭于南,凿沼于北,亭后有轩,轩窗四启……轩外有阁……绕阁数十里多远山:铜官、善卷环其南,惠山、锡山横其东,黄山、君山、舜柯、芳茂峙其北。登阁而望,群峰隐隐出没云际,偻指数之,盖有九焉。”钱向杲先生在诗作《咏九峰阁八景》中点出的“八景”——乱山晴翠、古塔残阳、长河帆影、远寺钟声、春溪浴鹭、秋浦归鸦、菱塘钓月、茅舍炊烟,其实全是林园外的景观,都是借引,借远景引近景,远景近情,饱赏八景一阁美景成九峰。

  父亲说,钱家林园开始并不叫“寄园”,但钱振鍠先生在菱溪家居住地教授时多次说过你们现在在寄园好好读书之类。父亲觉得钱家菱溪家居住地就是最早的“寄园”,而后来重修后的钱家林园所以叫“寄园”,只是钱家菱溪家居住地寄园的搬迁。父亲还说,重修的钱家林园所以叫寄园,除了搬迁这层意思外,还有三个含义:一是建造该园林的地块是租借的;二是借景成景景更美;三是钱振鍠先生隐退而不隐居,以设馆教授弟子的形式传续中华文脉,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弟子们的身上……

  因为钱家菱溪家居住地在白家桥下,父亲曾以“寄白”做笔名为多家报刊杂志撰写文章,还用“寄白”印章在书法上落款。

  重修后的寄园,与大运河和采菱港交叉处的定安桥(俗称小白家桥)遥遥相对,与繁华闹忙的白家桥街市居民住宅有十来米地的相隔,闹中取静,是学习诵读的好环境。站在小白家桥上望寄园,寄园就像是一幅风光秀美的图画,别具一格地展现在大运河边。“请回俗士驾,笑读古人书”,寄园快雪轩柴扉上的这副对联,使寄园增添了清逸之气。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钱振鍠先生颠沛流离,不堪劳累。先是寄园弟子陆仲卿雇了船,把他全家接到武进县南边农村礼嘉桥避难,住在王姓家祠中。因为拖家带口起居维艰,加上心忧国难,不久他就病倒了。在上海执教的长子小山,冒险回到常州探望父亲,经再三恳求,终于赴上海暂住,初时居住在拉都路,后来迁往桃源村。此后,寄园和钱家菱溪家居住地在敌机轰炸中成为一片废墟,极其痛惜!1944年钱振鍠先生70岁时,胃病突发去世,灵柩运回家乡常州,安葬在东门白家桥东现天宁街道解放村委焦家村钱氏坟园。钱振鍠先生的大女儿钱素蕖女婿谢玉岑夫妇、三公子钱叔平也安葬在此。听到噩耗,当年避难在重庆的寄园弟子们自发举行了追悼会,1962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文化学术伟人”称号的常州人吴稚晖主持了追悼仪式。

  抗战中遭轰炸的寄园,唯一留下的是那座八角“望杏楼”。我读小学时,望杏楼里住的是白家桥小学幼儿园的黄老师一家,黄老师的女儿和我是同学,我曾多次到她家去玩,有时我们在楼南一个很大的院子里玩,有时就到望杏楼上去做作业。望杏楼的房柱房梁都是很粗的木头,四周有雕着花花草草的挡板,门窗也都是雕花的……

  望杏楼在十年浩劫中被拆除。也许就是从那时起,寄园只留在了文字记忆中,成为了被历史记住却被世人淡忘的书院。                配图:谢伯子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