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常州文化 > 文化前沿 >
刘海粟夫人夏伊乔:最后的名媛
时间:2012-05-07 【来源:常州日报】

 

 
1944年1月15日,刘海粟与夏伊乔的结婚照

  一代名媛香消玉殒。

  4月25日,当代艺术大师刘海粟夫人夏伊乔,与疾病抗争了16年后,在上海中山医院仙逝,享年96岁。常州市人民政府发去唁电并送了花圈,市领导姚晓东、沈瑞卿、居丽琴、张晓霞,老领导虞振新等分别以个人名义敬献花圈。

  5月3日,夏伊乔追悼会在上海龙华殡仪馆隆重举行,副市长居丽琴以及常州刘海粟美术馆等文化界人士专程赴沪参加并慰问家属。银河厅正中墙上,挂着由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前任馆长、著名画家张桂铭书写的挽联:数十年甘苦同尝追随艺术叛徒无反顾,万千泪悲欢交集了却丹青遗愿永怀思。中央是夏伊乔的大幅彩照:饱经风霜却笑容璀璨。她就那么幽默睿智地注视着大家,一如生前,仪态万方。200多个素雅的鲜花花圈幽香沁人,圣洁肃穆,海内外的挽联挤满两侧墙面。人们在哀乐声中轻忆追思,悼念故人。

  “妈咪一生乐观,从来没有见她愁眉苦脸的时候。”纵有无限不舍,掌上明珠、小女儿刘蟾还是为母亲不必再遭受病痛折磨而释怀。

  “这样的女人我还没有看到过。”

  夏伊乔出生在南洋华侨的殷实之家。

  抗战爆发不久,满腔热血的她,不顾家庭反对,与一个爱国华侨同学结婚。不久,他在保卫武汉的空战中壮烈牺牲,遗腹女梁国秀第2年出生。父母不仅原谅了她,也更疼爱她了,将她接回万隆家中,帮她养育女儿,送她上了美术学院。夏伊乔才貌出众,又是富家之女,追求者自然众多。

  上世纪30年代末,刘海粟到南洋举办筹赈画展时,认识了伊乔这位南国美人。因为对祖国文化艺术的酷爱,她虔诚地拜青年艺术家刘海粟为师。刘海粟回到上海后,妻子成家和已经移情别恋,他试着向异国女弟子倾诉孤独,却喜出望外地等来了夏伊乔的追随。只用半天时间,夏伊乔就决定同意和他结为秦晋之好。

  “怀沙,格件结婚的事,勿格算。”1944年,上海的结婚典礼上,当着新夫人的面,刘海粟踌躇满志地用上海话开玩笑说——结婚后许多女朋友都不去看他了。出席过婚礼至今唯一健在者——国学大师文怀沙当场看到,小他20多岁的夏伊乔此刻露出的竟然是慈母一般的笑。因为钦佩痴迷,她包容了他的一切。

  夏伊乔对海老十分敬重,始终以“先生”相称。海老以猛兽珍禽给前妻的孩子取名“刘虎刘豹刘麟”,她的孩子“刘虬刘虹刘蟾”却一律是“虫”,对此,她心生不快却也很能化解:“我的孩子可都是天上的虫。”

  1957年,刘海粟被错划为右派,巨大的打击让他严重中风。夏伊乔坚信,唯有爱能医治好他的心灵创伤。她天不亮就起床乘公交去郊外市场寻找鲜活鱼虾,以50元一斤的天价买回,硬是让哑了7个多月的海老重新说出了话,身手一点一点重又矫健。她的经济来源乃是母亲赠送的金银细软——它们还曾经用于海老上海美专的办学经费,用于为海老购置名贵古画。

  海老先后三次中风,都是在夏伊乔无微不至的呵护中得以康复。

  “我不怕。”海老的弟子以及儿女经常听到夏伊乔这么说,她用生命保护海老历经了前后20年的劫难。海老在南京艺术学院被批斗时,台上喊“打倒刘海粟”,她在台下也跟着喊,喊完了,再跑上台搀扶海老离去。她不容置疑地告诉周围的人们:“政治上划清界线是可以的,但生活上我必须要照顾好他。”许多年后,代替海老挨斗,扫衔,与造反派机智周旋的种种故事,夏伊乔总是在朗声大笑中轻描淡写地带出,仿佛讲述的是别人的故事一般。

  夏伊乔曾到香港看望海老前妻成家和,接济她,并帮她出主意如何培养女儿。成家和与后来的丈夫所生的女儿萧芳芳成为香港红极一时的影视歌三栖女明星。

  夏伊乔还帮助海老的孤居前妻张韵士戒除了毒瘾,将“大姐姐”接到家中,照顾了13个春秋,直到为她送终。“大姐姐”死后,夏伊乔痛哭流涕,有人不解,夏伊乔说:“这个女人,我丈夫爱过她。我丈夫跟她分开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能说谁对谁错,但是我总觉得,我丈夫的感情上有个欠缺,我要弥补这个欠缺。 ” 

  1986年,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会见海老夫妇,临别时,她对夏伊乔说:“你把大半生精力都花在了刘老身上,使她集中精力从事艺术事业,我们感谢您。”  

  “一个伟大的女人使一个风流的艺术家整个地就范了。”文怀沙由衷地赞叹,“这样的女人我还没有看到过。”

  1994年,海老百岁庆典之后不久,从来不记得夏伊乔生日的他突然提醒说:6月19日是她的生日。上海文化局在百乐门大酒店为夏伊乔祝寿。有人问海老送什么礼物?海老说:鲜花、蛋糕你们准备,我送一颗爱她的心。那天,夏伊乔开心极了,不时去吻娇艳的红玫瑰。当海老在一张洒金红宣纸上挥笔写下“爱”字,并题写了“夏伊乔七十八岁生日,当此祝寿。百岁老人刘海粟”,夏伊乔感动得流泪了。

  海老去世之后,夏伊乔深明大义,从容签字,将973件海老的藏品及作品无偿捐献给了国家。

  画家夏伊乔

  海老对子女和妻子一向严格。在绘画艺术上,他这位“老先生”还总是批评夏伊乔不够用功。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张文俊曾经亲眼目睹,海老在宾馆客厅作画,夏伊乔就在卫生间大浴缸上放了一块木板画画。

  “不息劳动创造,能够使你伟大而享受到真正幸福”,海老辞世后,夏伊乔时时忆起“先生的教诲”。不再笼罩在大师的光环之下,她终于有时间沉迷丹青了。

  为纪念海老诞辰100周年,夏伊乔的故乡宁波邀请她于1996年12月25日举办个人画展。“海老夫人”,这位为无数画展戴花剪彩的“绿叶”终于要从幕后走到台前,第一次成为人生舞台的主角了,她异常兴奋。21日晚,忙碌中的她突发脑溢血,从此,“老年痴呆症”,将她与喧嚣的尘世生生隔离。

  闻讯前去探望的我市领导以及文化界人士,看到“师母娘”神志不清,右手却一直在不停地抖动。当一支笔放进她的掌心,大家都震惊了:她在不停地写着“夏伊乔”,不停地签着自己的名字。

  2005年,为庆祝夏伊乔90华诞,家人为她与海老举办画展,出版了《刘海粟夏伊乔书画作品集》。海老的挚友、著名红学家冯其庸先生在序言中说:“夏师母如果单从自己着想,一心从事创作,她成为著名的画家,是绝无疑问的。但是为了海老,她却搁置了自己的画笔,以照顾爱护海老为自己的毕生职责,这种成人之美的高贵品德,实在令人钦佩不已。”

  “就1953至1956年黄山、镇江、无锡、武汉的一批国画、油画写生作品及其人物、工笔花鸟,就足以奠定夏伊乔师母在绘画领域的大家地位。”这是海老入室弟子袁拿恩的评价。

  2005年6月19日,夏伊乔书画展在常州刘海粟美术馆举办。时任馆长周俊炜有感而发,写下序言。“当我第一次面对她的这些作品,我的内心有了某种激动,这是一些具有非常高专业水准的作品,其中,流淌着画家心灵的律动。它来自于一个具有自己一切品格特征的画家,来自于一个有着自己独特精神世界的女性……我们今天举办的这个展览,并不在于去作什么假设,我们只是要去认识一个人,认识一个被历史和社会塑造了一面而忽略了另一面、一个在别人的生活中有着重要意义但是仍保持着自己完整的人——画家夏伊乔。”

  永远的常州媳妇

  “这上面有我吗?”1994年海老住在华东医院,时任常州刘海粟美术馆馆长张德俊携了刘氏家谱前往探望。刚展开家谱,夏伊乔就“抢”过来朗声问道。对于常州,夏伊乔有着极强的认同与归属感。

  1998年,常州刘海粟美术馆二期工程竣工,夏伊乔将刘海粟晚年去欧洲办展的20件精品再次捐献给了海老的家乡,这样,常州刘海粟美术馆馆藏海老作品达到了53件。第2次捐赠包括了海老12件十上黄山的精品,这让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歆羡不已:对方有海老一至九上黄山的作品,唯独没有十上的。对此,海老的干女儿、常州刘海粟美术馆原书记张安娜不无得意:“如果想研究海老的艺术,上海看完了九上,就接着来常州看十上,想得到海老的精髓,一定要来他的家乡,沾一沾大师的灵气。”

  在刘蟾眼里,父亲母亲都是天生的演员,只要镜头一对准,立马神采奕奕。特别是母亲,她是那样多才多艺:会唱京剧,会弹钢琴,会骑马,会开摩托,会打枪,会做菜,会织毛衣,会说英语、印尼语、日语、国语以及方言……

  夏伊乔曾是常州刘海粟美术馆名誉馆长。“我们将聘请你来继续担任刘海粟美术馆名誉馆长,你永远都是常州人。”在追悼会现场,副市长居丽琴亲切地告诉刘蟾。刘蟾连声道谢,她是刘家唯一承继绘事的儿女,早已在武进买房置业。

  “不愧为海老夫人。”上世纪90年代,著名画家周俊炜第一次造访夏伊乔,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的风度与教养不是现在一般的富二代所有的。她是真正的名媛。是跨越世纪的光彩四射的大家闺秀。”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这是海老喜欢用以自勉以及赠送友人的对联,在干女儿张安娜眼里,夏伊乔聪慧、高贵、大度,最难能可贵是,她有着与生俱来的“宠辱不惊”——“她的内心太强大了”。

  叶落归根。当年,夏伊乔将海老的骨灰送回家乡入土为安,不久,追随“老先生”近70个春秋的夏伊乔,也将魂归故里,家乡人民会永远守望着大师夫妇的灵魂。

  一代名媛风范永存。

 



(编缉:薇安)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